23 5 月, 2022

Eddiba Sports

从亚洲的Eddiba获取最新的亚洲新闻:重大新闻,专题报道,分析和特别报道以及来自亚洲大陆的音频和视频。

新疆棉案将中国最大的运动服集团分割开

香港-中国最大的运动服装公司与国际子公司在应否使用在少数地区生产的与强迫劳动有关的棉花问题上存在分歧,这突显了零售世界如何解决已经使西方品牌陷入冲突的问题与中国消费者。

“我们将继续购买和使用中国棉花,”安踏体育在上个月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承认其长期消费在以穆斯林为主的维吾尔族人的家乡新疆生产的棉花。

安踏还表示将放弃“更好的棉花计划”(Better Cotton Initiative),这是一个非营利组织,总部位于日内瓦,主张提高棉花种植标准。 该公司去年十月停止了在新疆生产的棉花的许可,理由是该国被强迫劳动的“风险增加”。

但是两年前安踏以46亿欧元收购的芬兰体育用品集团Amer Sports表示,它仍是BCI的成员,并将遵循符合国际公认的人权和道德标准的自身政策。

Amer是包括Salomon,Arc’teryx,Wilson和Peak Performance在内的著名运动品牌的母公司。

团体发言人在对日经亚洲关于是否要求您退出BCI的询问的书面答复中说:“ Amer Sports及其子公司是独立的公司,并遵守各自的政策。”

发言人说:“ Amer Sports绝不容忍世界上任何地方的强迫劳动,并且在公司既定的道德政策中明确禁止这样做。”

它还证实,与阿米尔运动有关的品牌没有从新疆出口棉花。 您没有回应《日经亚洲》的询问。 安踏通过合资公司拥有Amer 52.7%的股份。

中国的安踏公司成立于1991年,去年的收入为355亿元人民币(54亿美元),营业利润为92亿元人民币。 这家位于厦门的公司还拥有面向全球品牌的中国业务,这些品牌包括意大利时尚品牌Fila,日本滑雪设备制造商Descente和韩国户外服装制造商Kolon Sport。

阿米尔·埃尔·芬恩(Amer El Finn)不愿意将其价值观和政策与控股股东保持一致,这突显了中国零售公司在管理其收购的外国品牌时面临的困境。

但是,正如分析师所预期的那样,安踏不太可能在现阶段采取行动,因为将中国的民族意识强加于外国品牌可能会在集团内部引起强烈反响,并影响到海外的业务运营。

但是,在同一家公司内保持两种相互矛盾的价值观也带来了风险,因为客户和中国当局对他们认为西方媒体和组织的“诽谤性”评论持防御态度。

此案可能引起许多收购国际品牌的中国零售集团的兴趣。 除了安踏,李宁,特步国际,森马集团,拉夏贝尔和山东如意,这些年来,他们还向成熟的外国品牌支付了巨款,以扩大海外市场并提高其集团的声誉。

欧洲时尚品牌包括Sandro,Maje,Claudie Pierlot,Lanvin,Naf Naf,Kidiliz童装集团和英国鞋类制造商Clarks,它们均由中国集团拥有或控制。

与许多国际同行一样,这些品牌中的一些长期以来一直参与全球倡导,以促进在行业供应链中更好地保​​护人权和道德标准。

例如,法国时装集团Kidiliz-于2018年被总部位于浙江省的China Semir Group收购,也是BCI的成员。 英国最古老的鞋类制造商之一,也是BCI的一部分的克拉克斯(Clarks)自一月以来一直由中国商人体操运动员李宁(Lin Ning)投资。 克拉克斯(Clarks)拒绝评论是否退出贸易和工业指数,而基迪尔斯(Kiddiles)没有回应日经亚洲指数查询。

中国官方媒体指责贸易和工业局与反华势力建立联系,捏造事实,以帮助实现政治目标。

在中国网民来到瑞典时装商店H&M于9月发表的声明后,新疆种植的棉花问题再次成为中国关注的焦点,该媒体对有关该地区强迫劳动的报道表示担忧。

这引起了中国社交媒体的轰动,H&M产品从阿里巴巴的天猫,淘宝,拼多多和京东等主要电子商务平台上撤下。 一些业主强迫中国城市的H&M商店关闭。

国有的《人民日报》(People’s Daily)表示支持BCI上个月决定停止使用新疆棉后,耐克,阿迪达斯和巴宝莉(Burberry)等其他品牌在网上遭到了强烈反对,并失去了与中国名人的代言安排。

尽管这说明了国际品牌如何在其最重要的市场之一中遭受负面宣传甚至抵制的风险,但对中国公司拥有的外国品牌的影响则更为微妙。

尽管拥有所有权,但大多数中国公司还是采取了放任不管的方法,并且并未大量参与外国品牌建立过程和决策制定。 这种安排使中国集团可以在本国市场以外进行多元化经营,而外国品牌则可以保持对现有客户的吸引力

随着爱国主义情绪在国内上升以及具有中国利益的品牌承受着通过与中国政府的立场保持一致来表现出忠诚度的压力,这可能越来越难以为继。

“绝对有风险 [for the Chinese companies]。 Gavekal Dragonomics中国消费者分析师Ernan Coy说:“目前很难量化风险。”

柯伊说,但是,让外国子公司公开认可中国政府的言论将有可能激怒全球员工和客户,甚至损害其品牌形象。

在同一家公司内部存在不一致的公司价值观的情况可以被中国人视为虚伪-中国本土品牌的主要消费者。

上海时尚影响者彼得·肖(Peter Shaw)对日经亚洲杂志(Nikkei Asia)表示:“亚洲华人社区为全球品牌业务做出了巨大贡献。如果中国和其他国家都制定一项战略,那将是行不通的。”

在中国微博平台微博上拥有800万关注者的许旭表示,人们将仔细审查全球品牌网站和社交媒体平台,并最终揭示政策和价值观上的任何矛盾之处。

“品牌要么没有触及这个灰色地带,要么不得不做出牺牲,因为如果您想进入中国市场,就需要尊重消费者,尤其是随着社交媒体的普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见解,每个人都是有影响力的。”

READ  来自中国的慢船:“看看中国港口”